罗真纳善 德济CASE,罗德学子拜访白衣天使

——2020.03.28    审核:admin  
谁也未曾料想,一场威胁全人类的“战疫”,在新年交替之时悄然打响。疫情的发展,牵动了无数人的心,罗德学子也在疫情期间,思考着、探寻着,为践行一名IB学生的使命而努力。为此,他们决定完成一项特殊的CASE活动。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精心准备,罗德学子成功联系上了几位身处不同地区、担任不同岗位的医务人员。在为这些抗疫英雄们送去关心的同时,也试图探寻着他们背后的故事,因为一切伟大的行动和思想,都是由他们这样一个个微小的个体组成的。 01 采访对象:马医生,天津人,防疫医学,工作于天津人民医院 采访学生:顾鸿阳(Carry)、游嘉承(Kevin) 采访目的: 了解疫情期间医务人员的生活状况、面临的困难; 向医生询问关于学校在疫情期间的注意事项; 了解医生职业的特性 Q1:当初您为什么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它有什么特性? 我一开始想选的是临床医学,现在学的是公共卫生医学。高考的时候想报考一所985院校学医,学医的原因和我的个人经历有关,从我的爷爷奶奶过世后,我就很坚定要学医,但是因为高考没有发挥好被分配到了公共卫生专业。可能这次疫情爆发之后,人们才慢慢开始重视公共卫生。公共卫生是一个防患于未然,把病毒杀死在摇篮里,减少患病人数,减少疾病对大众带来负担的专业。我认为是很有意义的。 Q2:苏州的许多学校即将迎来学生返校,学生与家长应该注意些什么? 我认为学生返校时间可能还要再等一段时间。学生群体不好把控,孩子到了学校还是需要戴口罩,但是在聚集的场合下,比较闷,孩子容易把口罩摘掉了,如果这个教室有病毒携带者,这个孩子就把病毒带回家去了,家长再传染同事,这样病情就不可控了。另一方面是学校和教育系统一定要听从上级的指挥,确定可以开学了之后再开学。再是学生在学校要服从老师的安排,如实报告自己的健康状况。最后,在学校要做好防护措施,一是不要摘口罩,二是不要怕冷,把窗户打开通风,再一个是勤洗手,在上下学途中最好不要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让父母来接送,住的近的话直接骑自行车或者走路去上学。 Q3:您认为学校相对于企业、小区等场所在各个防疫措施上有哪些难点? 还是从学生这一方面讲,小区都是一户一户的,企业都是成年人,有办公桌的话,相对隔得距离也比较远,有一定的间隔。学校就不一样了,大家都在同一个教室里,普通学校的一个教室里甚至会坐50个人。再一个是学生吃饭的时候,没有办法像大人一样做到自律,现在企业都是隔开来坐,或者是把饭打走去办公室里吃,学生如果集中在食堂吃饭,如果有阳性病例的话就很容易被感染。 Q4:从医生的角度,接下来疫情会如何发展,您怎么看? 从疫情的发展方面讲,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但是现在返工潮还有学生返校可能对于疫情来说是个不稳定因素。大家还是要听话,做好防护措施,如实上报相关信息。 02 采访对象:江阴市卫生院,江阴市周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院长,楚觉院长 采访人员:肖遥 Jackson 采访目的: 了解周庄的疫情情况;疫情期间医院的人员分配情况;疫情期间医生的工作量; Q1. 那请问您在医院是属于哪个工作岗位,平常的任务是什么呢? 在抗击新冠之前我是一名管理人员,主要是新政管理。我从2011年的11月份从周庄医院调到了这里。作为基层医疗机构,除了基本医疗之外,还有一个公共卫生工作,目前国家的公共卫生工作主要有12大项,免疫规划,老年人管理,孕产妇管理,0-6岁儿童保健管理,传染病管理等等。由于国家医疗体制改革,我从周庄医院分出来,是两个独立的机构。 Q2. 周庄在最危急的时刻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医院采取了哪些措施? 作为基层医疗机构,并且是疫情低风险地区,一直是做着预防的工作。我们根据政府要求工作,如果发现发热病人,我们江阴有指定的五个发热医疗单位。如果有疑似病人或者说是确诊病人,江阴人民医院是唯一收治感染病人的定点机构。包括病人的转运,都有严格的管理。周庄医院没有收治发热病人的权限。 Q3. 我们周庄医院,或者周围的一些医院有没有遇到过哪些困难,或者说正在遇到哪些困难。 遇到一些问题,也不算是困难。大家知道我们有很多的慢性病病人,他们有一些医疗需求。在平时,这些慢性病人根据国家要求我们只会开出一周到一个月用药。但是在疫情期间,没有办法,我们必须开出两个月的用药。 Q4. 那其他科室的医护人员在医院工作时的防护措施会和与疫情相关科室的医护人员一样吗?还是有所差别? 这个是根据接触到的病人来决定的,比如江阴人民医院是唯一收治感染病人的地方,那那里的医护人员的防护措施是最高的,而其他地方可能会相对低一点。 Q5. 您的家人对于您作为医生这份工作有过担心吗? 担心是肯定避免不了的,毕竟不是神,谁都会畏惧死亡,但是只是表现的不是那么明显而已。 Q6. 相对于其他职业,医生这份工作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特殊也说不上,只能说我们面对的群体不同,我们是唯一一个面对疾病的职业,面对的群体不同罢了。 03 采访对象:唐医生,中医,参与疫情一线工作 采访人员:孙铭悦 Mingyue 采访目的: 了解一线疫情的真实状况和困难; 了解关于中医补肺的问题; 了解中医的药引和食用野生动物的区别; 了解病毒的提取途径 Q1. 听说唐医生刚从湖北一线回来,可以问一下具体是从哪座城市的哪一所医院回来的吗?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 Q2. 请问对于肺炎,中医是否有相应的治疗方案。 中医清肺热降火就可以治疗,但比较建议派出名医(像非典时派出的治愈了很多病人的李前辈)进行综合判断。 Q3.“中医是否有吃啥补啥的说法?”如果有,吃什么补肺?这种补肺的食物能否降低感染风险?如果没有这种说法就问食用补肺的食物能否降低感染风险 中医里有这个说法,但更常见的还是归经这一说法,其中辛味,白色归肺经。补肺的药不一定都管用,要区别药性综合判断。 Q4. 中医是否会用野生动物做药引?如果有,这中间的步骤是怎样的,和食用野生动物的区别在哪?新闻报道的,新冠病毒在56度30分钟的环境下会死亡,食用蝙蝠的人是因为没有煮熟吃才感染,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假设蝙蝠是高温处理了,还会感染吗? 主要是根据药的四气五味和病症的程度,不一定所有的都能用。中药的药引有穿山甲,莽虫等,主要是经过炮制和普通的蒸煮是不一样的。蝙蝠即使高温处理还会存在较高的感染性,一个是处理不当,再一个是人身体内给这个感染的环境和体质。 Q5. 新闻报道上指出通过解刨尸体获得病毒样本。请问采取病毒样本的方法一定要通过解剖吗? 目前政府国家规定的是要这样检测。但其他的传染性更高,所以不安全。 Q6. 病毒的提取过程是怎样的?从血液样本中提取还是上皮组织或者是什么? 网上有发布过程,和普通过程是一样的,只是需要隔离得更严。病毒主要是在粘膜和上皮组织,血液中有时候会有。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相城大道100号

邮箱:admissions@chinabest.org

电话:0512-65490316;65490317